#鬼使黑白生前# 捏造注意 虐 BE 微H 完结


像是我把弟弟身上的颜色全部都吸走了........

一起来到人世

像一般健康婴儿一样我使劲地哭着,身边是一动不动像魂魄一样无声无息的弟弟

不祥的消息生了脚"带出来个一个白头发红眼睛的妖怪"

只说是出生了一对兄弟,小的夭折了。

接踵而来的,家道开始中落....

早年求子耗尽了积蓄,早早地就让我出去讨生活.每一天很疲惫,我的少年时代,只有无穷无尽的安静令人安心.

然而命运偏偏有无形的手,牵着我去打开了那扇门,越要深埋的的秘密,越呼之欲出。

这么朴素的寻常百姓家里,藏着一座“地狱”

漆黑的地窖,新鲜的血渍,干涸的血渍,突突突得横流于此,令人脚底打滑,令空气变得令人作呕,与这一切相反的,是一个苍白的"鬼"一头惨白的长发,一对惊恐的红眸,一张和我...相似的面孔.....

毕竟同在一个子宫里十个足月,马上就认出了彼此

父亲有心绞痛的毛病,夫妻俩执着于偏方,说人血可以续命,当初怀着侥幸没有杀掉不详的婴儿,放在这个地窖里养得都这么大了.

手上,脚上,全是放血造成的刀口......

原来会在这样的沉默中长大,是为了怀住这么一个惊天的秘密

再回到室内的时候,接过父母递来的饭碗,仿佛里面盛满的是血.....是弟弟的血,和我身体里流的是一股

我策划着逃跑,弟弟太虚弱了,我也太年轻了,无穷无尽的原野吞噬着我们,深夜出发,还没到黎明就双双给逮回来了.

没有逃脱魔掌......却让事态更严重了,这一次,直接导致了弟弟的腿被打断了........

可能是报应吧,可能弟弟他真的是妖怪,可能是恨吧....

三天后,准备再次采血的母亲,被弟弟咬死在地窖里,弟弟的脸上都是喷溅的血渍,雪白的头发,鲜红的唇瓣,真是绝景.....

雪白的头发里,浸透在鲜红的血液里.......反应过来的时候,采血的刀插在弟弟的心窝上...

....我和父亲赶过来的时候.......他发狂地笑着,在我们面前拔出了刀子......

那血喷了我一脸

弟弟和母亲充满讽刺地死在我们面前,像胎儿回归到母体里一样.


人类也是会嗜血的,常年依赖鲜血的父亲,变成一个吸血鬼.

取而代之的,我被锁在过去的弟弟的位置上..

一边......成为弟弟的替代品....一边.成为母亲的替代品........

不堪重负了啊啊~啊.................这就是地狱吧........

再青春鲜活,生机勃勃也在一年后,被耗尽生命,变得奄奄一息.

终于在父亲在我身上发泄到高潮的时候,掐死了他,

那一天沉重的尸体压在我落魄的肉体上的那一刻

我看到一个鬼使,闪着刺眼的白光.

"你终于来接我了啊,弟弟“

那位庄严肃穆的鬼使,带着陌生的困惑,向我伸出了手。

我当时还是一个人类的寿命,也在那一天走到了终点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过去很火现在很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