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取消了茂夫的打工,含糊地瞎编了一些要去外地调查的幌子,提着一大袋羞耻play出门了,

灵幻新隆,179的个子,西装笔挺,穿梭在人群里略显醒目,表面上正经致死的死样子手里却提着一大袋不正经致死的女性用品orz(上一次去盐中文化祭居然没有当场销毁还保留到了现在ORZ果然是上瘾了么?)

"最近是积压太久了么,居然答应这个恶灵这么弱智的挑战---女装兴X,恩恩.............."一向老道的灵幻先生,仅仅是脑海里才迸出的这"女装兴X"这四个字,就被自己夸张的裤裆错愕到“太夸张-------------”

朝着酒店一路狂奔.....着急地.电梯井就提前准备好门卡..........像马拉松运动员终于冲开终点的红绳一样..........地"滴-----------"开房门,像婴儿终于被产科大夫剪断脐带一样,一下子把手里的大包扔得老远........像在沙漠里走了三天三夜终于被搜救队发现一样.............整个人一下子松到在眼前这个大白床上,是久违的开房,所以连用三个比喻........

酒店,窗边,小酒窝已经恭候多时,一反常态的安静,正试图把手头这具陌生的人类男性身体尽可能地硬塞到这个显得超小的酒店沙发里,.

保安样子的小酒窝在自己眼前一起一伏着...这家伙居然朝着自己在笑么?..妈的,这种心跳加速是怎回事ORZ...被自己的发春打败.......灵幻新隆对自己......好气又好笑........

然而...本以为会是干柴擦烈火,彗星撞地球,宇宙大爆炸的开场白并没有出现.........身体恢复平静之后,尴尬的表演拉开了帷幕

灵幻先生自顾自得开始脱掉西装.......习以为常地涂口红画眼影带上夸张的大蝴蝶结和假马尾...房间里安静到只有一个男人套进裙装的摩擦声....一切发展得那么诡异....明明分分钟可以停止这件蠢事,却没有一个人去起身阻止......后面这个恶灵,要不是眼球是不是会转动,都以为沙发里放着一尊蜡像。

"啊---手太短,当初应该把拉链开在腰侧的,干嘛开在背后啊,真该死“

从腰窝里突然传来“呲溜”一记的凉津津的触感,像炎炎夏日里,一条透心凉的鼻涕虫滑进脖子(喂)......身上敏感带在一瞬间噼啪闪现....喉头也跟着软弱地嘶吼出声。

“你在............舔我?”

(先写到这里,先发给他)


整个溶解在整张椅子上,冬天的末尾春天的开始,本应该汗如雨下的场面,如今汗只冒出这么密密尖尖的一层,湿透了头发,憋屈的呼吸在胸中混乱地造次着,唯有那条不分场合的领带,像木法沙一样,绝望又整洁地掐在原地。

这是最好时机,灵幻新隆像蛇一样缠上去,慢慢收紧,张开嘴,吐出信子...

却被含住了,脊背被小酒窝的手掌全部掌握着,跌落在宽宽的肩膀里,被深深地探入了,所有的,连尖叫也被吃干抹尽,节节败退着,泪珠被逼退到眼眶边缘,马上要跌出万丈深渊,身体却不争气地喜悦起来,像被撒到水里的糖,丝丝丝地一点点化开了。

虚弱,也很舒服啊。

闭上眼睛,舔舐着。好像就此永恒了。

1 / 99

© 裘德橙 | Powered by LOFTER